就在前幾天,恆春三軍聯訓又出事了,一下子啥網紗溪,仁夀,,,等多年前熟知的地名又在報章出現,
這是個啥地方?小地方肯定是,當你走屏鵝公路要去恆春的路上一定會經過,但是你一定不會注意到,

四重溪大家應該就有印象了,就在這個附近,是台灣本島僅存的可以讓大型火砲實彈射擊的地方,

筆者多年前在海軍陸戰隊服預官役時,二次到此下基地,今天就來說說我第一次還是"菜排"時的見聞:

個人的經驗是遇上的案主不同屬性,就會有不同的呈現方式,我個人在恆春待過最古老的營區"仁夀",

就遇到過很難解釋的事件,但卻是大白天發生的,下部隊不久,整個團就下到恆春三軍聯訓,我所在

的通信連因車城保力的營區滿了,就駐防到仁夀村,這個地方是一個土丘,面積大約有二個四百公尺

操場那麼大,就三棟房子,沒水沒電,先遣隊就輔導長及一些文書幹部,我因在師部有事,第三天帶

最後的車隊到逹,到逹時個下雨天,一下車連參二就跟我說:排a,政戰士出事了,輔a昨晚送他去恆基

都沒回來,連長去高雄開會,交待你到之後去看看,再打電話到左營跟他講!原來是政戰士突然病倒了,

而且住進了恆基的加護病房,這...幾天前活跳跳的人,怎麼會?...接下來連續二天情況沒有改善,高燒

到近四十度不退...連長回來立即要輔a通知家屬,家長的意思是送回台北家裡,在台北治療,經團長同意

,當天由輔a及團醫官送他回台北,第三天第四天打電話問都是這樣...根據政戰士的哥哥說,他口中都會

出現一種沒聽過的語言,好像某一種外語...醫官也說,照這樣的高燒,一般人也撐不了幾天,近一週了...

 

我和連長討論之後覺得這事不太單純,連長說:我們附近有個萬應公廟,去問問看吧!於是就下去問廟裡面

的人,似乎是常有這種情形,老先生脫口就說:發燒厚?拿衫褲去大間 宮廟祭改就會有效...,好吧,打電話

給政戰士家,他爸也同意了,於是就拿了衣褲去台北的行天宮請人祭改,第二天傳來好消息,已經退燒,幾天

之後政戰士回來了...到底當日發生了什麼事情?未來還有什麼事未了的呢?...

 

當過兵的人都知道,凡是部隊要動,都會請出"軍旗"來祭拜,我們當時遇到一個特殊情況:單位主官不信這套,
我對宗教沒什麼執著,也很尊重不同宗教的人,但我們的團長(官階上校)不信這種,也不准我們去祭軍旗,但

上有政策下有對策,還是會在單位的中山室裡暗暗的舉行,沒想到還是被上頭知道了,連長跟輔導長都被叫到

唸了一頓,大家也收收物品,當天輔導長帶著連幹部先到恆春,連長第二天早上帶弟兄們跟著團部先行南下去

架設有線電話,我是第三梯押著器材車南下...之後的情節各位在前面就看過了...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政戰士回來之後,一切似乎都沒事了,結果第二天,輔導長也病了,起初以為是水土不服,但是不太像,輔導是

去過坞丘的人,這種環境應還不至於適應不良,據夜間的安全士官講,輔導長夜裡好像都不太入睡,好像在跟人

講話,適巧有一個別單位來支援的原住民士官長住在我們連上,他聽聞之後晚上就自願起來看看,結果第二天早上

用餐時,他就跟我們幾個軍士官幹部私下講:輔導長可能中邪了,睡一覺之後還會坐起來,講一些聴不太懂的話...
這種事不能講出去,否則會引起恐慌,餐後連長留下軍官,連同政戰士,連長問政戰士,那天到了這裡做了哪些

事情?政戰士答:我們進到這裡之後,輔a就叫我們先打掃一下辦公區域,我看這邊二間小房間,大一點就給連長用

,小一點就給輔a,看了一下天花板好像有點塌,就去後面山坡找了一塊癈棄的門板及二根木頭來頂一下,順便還

上屋頂去看看,幾個士官還一起把一些屋瓦翻起來,弄了塑膠布壓上去防水...輔導長身體不適,一早就去恆春

看醫生,連長聽過政戰士說的,就叫副連長先帶部隊去操課,然後找來其他的士官,跟我們說"今天不管看到什麼

或知道什麼都不要說出去"於是進了輔導長房間,幾個人把天花板上的木板拿下來,抬到屋後,這塊板子異常的重,

旁邊的參三還笑我沒力氣,沒想到四五個人抬還覺得不輕,抬到屋後檢視...,怪怪...看起來是一塊上過漆的門板,

上面有從前的那種銅環,可是怪怪的,就有人拿出小刀刮了一下,底部還有一層漆...黑色...該不會是...多刮幾下還

可以見到一些金漆...連長問政戰士,你那天是怎麼一個人抬回來頂到天花板上面去的?政戰士答"那天整理好東西大

約下午四點多,想到輔a的房間上面有點塌,就順著坡邊小路去找看看有沒有板子之類的可以先頂一下,走著就去踢

到這個板子,不覺得很重啊?就抬回來,又去找了二根木棍就弄上天花板了...,然後到晚上我就開始覺得頭昏不舒服

,覺得頭很痛,有人在耳邊吵我,眼前看到就是屋前的山坡,到處都有東西在燒,也有人在跑來跑去,覺得好熱,

後來就看到有種很高大的影子,不知要把我推到哪裡去,最後是眼前突然有亮光,睜開眼居然是躺在醫院裡!"
這下眾驚訝的看著地上的板子,應該就是"棺材板",有人脫口說出,怎麼處理?
於是下午連長和副連長就去到山下的萬應公廟找答案,廟方就教了處理火化的方法,回來就把板子抬去後山坡火化,

還慎重的買了祭品,設香案在營房前祭拜,之後便無事端,直到一個月之後我們回到保力去歸建,再沒回到那邊去了!

後記:
根據廟方耆老說,我們所在的營區,日本時代有一個營在上面,設有高射砲,後來盟軍趁著早上天剛亮,日本軍疏於

戒備時來轟炸,一舉把整個營區炸毀,死傷慘重,政府來接收時把上面的殘餘建物拆除重建仍當作軍營使用,或許政戰士

及輔導長就是剛好時運不濟去遇到了這個充滿怨念的"大磁場",至於棺材板是怎麼來的?附近就是車城鄉市街,這邊是有

點向南的小山坡,許多墓地都在附近,或許是多年前有人拿了未處理的棺木去做成了門,後又廢棄被撿回來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evenchen5209 的頭像
kevenchen5209

KEVEN的印象雜誌

kevenchen52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