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說當年在恆春時,雖所在之"團級"部隊是全師裡面的實編單位,但是老舊的車輛還是很多,

最新的就是各位常在路上看到的"悍馬"車,最老的呢?常見的M151小吉普,校級主官的座車,

大多是"越戰"時期的產物,但是我們還有更老的38車,大約是1960年代的產物,用來載

無後座力砲,另外還有水陸兩用的人員運輸車,也是越戰產物,十輪柴油卡車,也是越戰產物,

這些車輛除悍馬車之外,都是服役二三十年的老車,事故率就會比較高!

前篇說我們的上校團長不信祭祀這套,但各單位還是會私下進行,筆者後來因原通信連變通信隊,

職缺調到戰防(砲)連,實際上是掛缺在連上,平時是在團部政戰處任張老師,只有逢打靶或重要演習

才會回到連上!

話說第二年的十月份,我們又要到恆春下基地,照例戰防連連長也是在中山室裡設香案,還很費力

把砲管都搬進來供著,看起來真的是...連長算是新到任的,之前是團的保防官,也是我政戰處

的同事,人很和善,但祭拜時一本嚴肅,大家都不敢掉以輕心,不知是沒擺好還怎樣,祭品堆放時

一堆水果掉了下來,負責的士官當場被連長訓了一頓...

第二天趁著還沒下基地,進行手榴彈的投擲訓練,我也被同期的李排叫去練習,投完之後我就回團

部去準備隔日下基地的事,順便到師部禁閉室去看看單位還在關禁閉的弟兄,順便把幾個差二三天

的提早領出來歸建,要不然到時又要回台中來帶回去,師長也特許我們團這樣做...過不久就看到師

部救護車開到方才的練習場,交待監察士把人帶回我就騎腳踏車過去了解,原來是同梯李排手臂骨折

,連上的人大概是練習好之後,就起哄要比賽,李排平時體能很好,也下去比,擲了二次之後就出事了!

隔日依計劃下基地,我和團部一起坐卡車南下,這次車隊是由新到任的副團長帶隊,一部份人在車城鄉

那邊就直接進保力營區,我們三輛車就到恆春鎮去採買一些團部的文書及其他日常用品,快到南門時,

我看前方車輛的軍旗似乎掛得有點高,正要講,前車停下來了,原來是二根旗桿給扯斷了...副團長下車看了

一下,就找來團士官長交待:去找個竹桿店重新裝回去,不要張揚!

回到保力村營區,旗桿的事沒人提也逐漸淡忘了,第二年的軍旅生涯比起第一年的情況好多了,雖然團長

還是每天都很機車,但至少政戰處長換人了,原來的超哥調到基幹團去,他老人家一心想要考軍訓教官,

可以照顧家裡不用跟著部隊到處跑,新來的處長鴻哥人高馬大,性情比較隨和,我這邊也多了一位少校

監察官,不用再兼任,又是脫離了師部,為了方便洽公(有時必須到高雄甚台中),團長許可軍官可以把

私家車輛開到營區,我們也就不用再擠著m151看那些團部駕駛的臉色了!有空時我們會三五人開車到恆春鎮

去吃個消夜,採買等等,整個恆春半島各景點大概都跑過了!就在日子過得有點舒坦時,出事了~~~

某個星期三近中午,正在收拾莒光日教學教材時,外面來了一營輔導長,問:處長在嗎?處長外出,有事嗎?
監察官正在寫報告,輔導長走了進來說:我們營部卡車出車禍了,長官可不可以跟我去處理?好,監察官說:

到底怎樣?目前情楚嗎?輔:很嚴重,人已送到醫院!監:那我先去跟團長講一下再去,團長不在,副團就跟著去

一輛車去看,過一個小時左右監察官回來說,找處長回來,已經轉院到高雄了,監察士很快的打電話找到

處長(那個年代只有B.B.CALL),監察官,處長及營輔A三人就先趕到高雄802,團長也很快回來隨後也去,

副團長留下來處理善後,就帶著團部相關人員去現場,我代理監察官到現場採証及到警察局去拿現場記錄。

到今天我還是覺得那個車禍太離奇了,它是發生在車城鄉保力村的產業道路,據倖存的押車士官說,當天是

去四重溪三軍聯訓領一批器材,回程經過時前方的一位騎機車的老先生突然停下來撿帽子,車輛閃不過去,

就掉到了旁邊的田裡,由於路面比田高出約一米,所以是車頭朝下半栽在田裡,以十輪卡車那麼大的車子,

掉下去應該還好,但就剛好田中間有一道高約五十公分的牆,車子掉下去直接就撞上了,駕駛一頭撞在玻璃

上面,送醫之後頭部重創不治,押車士官則是手部骨折...

接下來就是開了幾次的檢討及道安宣導,軍中那一套就是這樣,政戰單位忙翻了,忙完之後處長叫我們有假

的就補休去了,我家雖住在屏東市,但是離恆春算遠,有三天假我就先休假了,免得到了退伍還欠我假...

只是這假還沒結束,又有事情發生了...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evenchen5209 的頭像
kevenchen5209

KEVEN的印象雜誌

kevenchen52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