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前天,恆春又發生悍馬車翻的事件,印象中,這種底盤像模型越野車的車輛,

要翻車很難,可是還是發生了,可見意外事件就像是一個接一個的錯誤,最後連接

出來的結果...

就在第一件意外發生之後,一個多月之後終於平靜下來,大夥兒紛紛補假去了,

早上0800放假,回到家近午餐時間,家母特意準備了一桌的菜,吃飽之後,去

小睡一下,還是自己的家好...未料一覺到黃昏...家人來敲門:部隊的人來電話了,

拿起電話一聽,是監察官,他電話裡面說:老弟,部隊出事了,是你連上,你先回

保力,我稍晚趕回去...監察官家裡在台中,預料他應該才回家不久...

在二十多年前,通訊的方式跟今天完全不同,沒有網路,沒有行動電話,只能靠

一般的電話聯絡,我打了電話回去給團部的戰情室,接電話的是政單處的政戰官,

大家都叫他阿丁,操一口台中口音,阿丁說,你快回來,處長已經去現場戡查,

一死一重傷,我看保防官要被拔連長了...當過輔導長的阿丁一改平時愛開玩笑的

口吻,正經八百的話道!

換好軍服之後隨意吃了晚餐,家母問我下次什麼時候放假,我說:再打電話回來...

開著我的雷諾九號,很快的到了枋山那段公路,十二月的落山風可不是開玩笑的,

平日風光明媚的恆春山島,此時是看不到遠方的黑暗公路,簡直就是在颱風天開車

一路上不禁想著副團說過的,二枝軍旗...

回到保力團部大約近九點,找了熟路的宣傳官阿宣一起去現場,他用著有點小口吃

的口音說,你你不知道啊,那個車禍真的有點...離譜,下午二點左右,你們戰防連

要去統埔那邊的戰備道準備做火砲的演練,明天就要實彈射擊...還聽你們連長在罵

說車子怎麼老是故障,你那個同梯又受傷去住院(手榴彈投擲手臂骨折),連上又沒有

老幹部,都是幾個才受完訓不久的班長,上週才補了一批大專兵,這個禮拜就要上場

,你看看...唉...宣傳官和政戰官都是當時四年三個月的所謂"官預",也就是在新訓時

被招募當職業軍官的,役期是四年三個月(後期改為三年半),他們跟當時的三年義務

役的士兵(大專兵是二年役期)構成了陸戰隊的大部戰力,沒有這些人,部隊的戰力就

很難維持,因為一般的軍校畢業生每年分發下來的人數很少,就算你是軍校畢業來到

陸戰隊,你也得重新學習,等到你真的熟悉你的職務工作,那可能也是一年之後,士

兵士官也都是如此,得用訓練來換戰力,所以老兵老官的感嘆是直覺上的正確判斷!

 

到現場,整輛砲車直接就是翻到路旁的邊坡底下,恆春消防隊的人來協助先把人從底下

救出來,聽連長說:中午吃飯我還在唸,那個新兵真的不行,駕訓在平地上學的,來到

這種山路多的地方就完了...恆春的戰備道很多是陡坡,有時候我都覺得坐在m151小車

上路這種路好像在玩命一樣,更何況車上還載了砲...情況大概是砲排的四輛三八車(比

m151還老的車種,型制類似)要從保力往三訓的方向開去,遇到一個陡坡,第二輛開得

慢了點,跟著上坡的第三輛就熄火了,考過駕照的人都做過上坡起歩的動作,但對於

這麼老舊的車輛來說,重心本來就高,車寬也不足,上坡起歩不是那麼簡單!不知為何

駕駛決定要轉彎下坡去,重心高的車子一打橫就失控了,一路就滑下去了,途中砲架掉

了,砲身直接就壓在駕駛身上,入伍不到半年的大專兵就走了,砲長是一名下士,跳車

只受輕傷...副團這時走過來,輕聲的說:明天幾個營長及直屬連長去福安宮參拜,下個月

出基地要演習了,去求個心安吧!明天處長帶隊,團長不會來,放心!二枝軍旗...唉...

 

是不是真的如人所說的:有拜有保庇!最後一個多月包括演習都很順利,恆春演習之後,接著

全團又到了左營接受兩棲訓練,準備下一階段進行另一次的登陸操演,就在左營的太平日

子中,六月初,終於輪到我領那張得來不易的退伍令,還有,退伍前一個多月,帶著連上

的一個排去上巷戰課,卻在返回途中,遇到了從來都不曾想像的人及事...待續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evenchen5209 的頭像
kevenchen5209

KEVEN的印象雜誌

kevenchen52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